东莞式服务

    <sub id="b7zfd"><cite id="b7zfd"></cite></sub>
    <output id="b7zfd"></output>

    <big id="b7zfd"><output id="b7zfd"></output></big>

    <ins id="b7zfd"><ol id="b7zfd"></ol></ins>
        <font id="b7zfd"><i id="b7zfd"></i></font>


        企業文化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- 企業文化 - 文學作品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我從小生活在風光秀麗的嘎呀河畔。嘎呀河水充沛,兩岸綠樹蔥蘢、鳥語花香,她如一條銀色的緞帶,飄落在茫茫林海間。甘甜的河水不僅養育了我,還給我多彩的少年生活注入了無窮的樂趣。記得那時,一到夏天,我就和小伙伴們到嘎呀河里游泳、跳水,打水仗、摸蝲蛄……。然而,給我留下最深印象的還是在嗄呀河里抓魚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小時候,我常常跟母親上河洗衣服。河水波光粼粼,魚兒歡快地在清澈見底的水中暢游著。母親捶洗著衣服,我和鄰居家的小伙伴則在河邊抓魚。倆人用毛巾抬,大的抓不到,只能抓些小魚精,然后把魚兒放進罐頭瓶里養著。有一次,我用篩子抓了一小碗泥鰍。母親用油煎著給我吃,味道那個香呀,我至今都忘不了。那貧窮的年代,很少能吃上葷腥,現在回味起來,這頓煎泥鰍是我今生吃得最香的一次魚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抓魚的方法有很多種。最簡單的是用抬網抓,倆人一組,一人攆魚,一人支抬網。攆得差不多了,馬上端網,只見魚兒在網里活蹦亂跳的。再就是下亮子。在河里用河卵石壘一個倒“八”字型的亮子口,在亮子口兩側釘兩根木橛,然后鑲上擋板,擋板上填平小河卵石,擋板下架上篩子。河水形成一定落差流入篩子。為防止流進篩子里的魚蹦出來,在篩子上蓋上柳條編的簾子。小時候,我在老屋門前的小河里,就常這么抓魚。每當夕陽西下,火紅的晚霞映滿天際,我就扛著篩子來到離家不遠的鐵路涵洞底下。這里水流湍急,最適合下亮子,每晚都能抓到五六斤魚。在那個年代,能天天吃上魚真是太難得了。我抓的小魚,不僅改善了全家人的伙食,而且還拿它款待幫我家蓋泥草房的鄰居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還有一種方法是下甕子,就是用柳條編一個口大、脖子細、肚子圓,類似甕的東西,往山間小溪最窄處一卡,上面壓一塊石頭固定住。湍急的溪水帶著魚和蛤蟆流入甕子里。下甕子都是在秋天,父親領著我,頭一天傍晚下,第二天早晨起。把抓到的泥鰍和蛤蟆中的“公狗子”燉著吃,“母抱子”不舍得吃,父親用鐵絲穿起來曬干后,拿到鎮里收購組賣掉換幾個零花錢,給我們交學費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那時,嘎呀河沒有污染,魚非常多,人們變著法抓,就連震魚也能震不少。我常常用這種方法,在河邊舉著一個大河卵石,瞅準河里的石頭就猛砸下去。翻開石頭,每次都能撿到七八條被震暈的魚,一會兒就能撿二三斤。還有一種最為有趣的方法叫逗魚。把蚯蚓用線穿成串,拴在木棍上,右手拿木棍,把連著線的蚯蚓輕輕墜入河中。魚咬餌的一瞬間,手能感覺到,然后迅速提起。離開水面的魚一松口,左手拿著臉盆馬上接住。用這種方法一晚上能逗四五斤魚。另外有一種方法叫扎魚。初春一開河,黃泥鰍就開始咬汛(繁殖),我把母親縫衣服的大針綁在木棍上。天一黑,來到河邊,專找一拃多深有沙底的淺水區,黃泥鰍就喜歡在這干凈穩水里咬汛。我左手拿著手電照著一動不動的泥鰍,右手拿著帶針的木棍,照準魚一扎就是一條,一晚上能扎二三斤帶仔的黃泥鰍。在嘎呀河,這種魚比其他魚都珍貴,號稱水中人參。還有一種絕妙的抓魚方法,用罐頭瓶子抓。人們把魚兒喜歡吃的美味蚯蚓穿進細鐵絲,彎成一個封閉的圓圈,放入瓶子里,瓶子口綁一個用油紙做成的漏斗。魚兒哪經得起這樣的誘惑啊,便爭前恐后往里鉆,卻吃不到美味,因為蚯蚓變成了圓形。魚兒吃也吃不著,出又出不來。沒被吃掉的蚯蚓依然香味兒四溢,吸引更多的魚兒紛至沓來。用這種方法,每晚在河里放四五十個瓶子,準能捕五六斤的魚。

                后來,我常用掛網到嘎呀河里抓魚,一般是下夜掛子。傍晚,我把幾盤掛網攔河下上。下完網,就躺在岸邊數星星、看月亮。有一年中秋,我去河里抓魚,月色極好。圓圓的月亮如銀盤,掛在東山之上,月光如水一般,透過樹葉,斑駁地瀉在岸邊和河面上。一個人在這蒼茫的月色里,聽潺潺的流水聲,清靜、怡然,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。白天一定要做的事,一定要說的話,此時都可拋置腦后。夜里抓魚,尋的就是這種靜謐和恬淡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遺憾的是,我尋覓的這種意境,如今很難再重現了。因為,這些年的嘎呀河已今非昔比,污染越來越嚴重,人們將生活污水和工業廢水,直接排放到河里,還把大量廢棄的木耳菌袋倒入河中,嘎呀河干流和大小支流全是白花花一片。由于上游涵養水源的森林被過量砍伐,使河水越來越少,到處可見裸露的河床。干涸的河床上,垃圾堆積如山。河水嚴重的污染和藥魚、電魚等野蠻捕撈,使生長在嘎呀河里的魚兒遭到了滅頂之災。河里的蝲蛄、細鱗、花鯉羔子、鴨綠早已經絕跡多年了,常見的柳根子、黃泥鰍也越來越少了。過去,我在河里抓魚,渴了就掬一捧清洌甘甜的河水,現在還敢喝嗎?在野外熬魚湯,誰還敢用河水呀?

                我多么希望我的母親河重現往昔的端莊而秀麗、清澈而明亮。我想,那一天一定能夠到來。隨著國家停止天然林采伐和人們環保意識的增強,清凌凌的嘎呀河水又將歡快地流淌,我在那恬靜美麗的樂園里,繼續重溫那抓河魚的情趣。
        微信全視角
        集團對新冠疫情防控工作進行再...
        2021-01-19
        集團全面部署冬春季新冠肺炎疫...
        2021-01-14
        讓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在延...
        2021-01-11
        敦林全面開展黨的十九屆五中全...
        2021-01-11
        大石頭林業有限公司認真貫徹落...
        2021-01-11
        熱點推薦
        長白山森工集團對新冠疫情防控...


        集團簡介
        長白山森工集團是全國五大森工集團之一,地處長白山林區核心區域,是我國重要的商品材基地、林業產業基地和木材戰略儲備基地,生態區位重要,戰略地位突出,森林資源富集,生物多樣性鮮明。集團下轄10戶國有森工企業、1戶森林經營局、3戶林產工業加工企業,總經營面積406.6萬公頃,森林覆蓋率80.9%。
           版權所有:長白山森工集團 Copyright 2014-2021 cbsgj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ICP備案號:吉ICP備17004319號-1
        东莞式服务
          <sub id="b7zfd"><cite id="b7zfd"></cite></sub>
          <output id="b7zfd"></output>

          <big id="b7zfd"><output id="b7zfd"></output></big>

          <ins id="b7zfd"><ol id="b7zfd"></ol></ins>
              <font id="b7zfd"><i id="b7zfd"></i></font>